利来娱乐国际

靠投资续命非长久之计光线亿利润背后的主业尴尬

来源:首页 | 时间:2018-09-27

  又一家“投资取胜”的影视公司上线日晚间,光线年半年度财务报告,数据显示,光线%。利润的增长来源出售新丽传媒股份确认的22亿投资收益。

  然而扣除处置新丽传媒的18.81亿非经常性损益收入后,净利润仅为2.25亿,同比下降38%。

  与扣非净利保持步调一致的是7.2亿的营业收入,同比2017年下降29.96%。而据公告显示,营业收入的下降主要是不再合并浙江齐聚的业绩,相关视频直播收入减少所致。

  然而电影收入的下降或许是更需要注意的因素。报告显示,光线传媒参与投资、发行并计入本报告期票房的影片共九部,包括《熊出没·变形记》《唐人街探案2》《超时空同居》《动物世界》等影片,总票房为48.40亿元(不含服务费),最终电影及衍生品的收入为4.72亿,同比下降34.76%。

  伴随着6月起崔永元的一纸”阴阳合同“,在影视圈引发的一系列连锁地震,光线的股价连续数月下跌,未来的影视之路也许会更加艰难。

  2016年,光线年,因为增持猫眼公允价值的提升、出售天神娱乐和捷通无限,获得了1.4亿收入。

  而光线也不是影视股中唯一一家靠卖股权来获益的影视公司。比如常来相提并论的华谊兄弟,2017年通过出售银汉科技、掌趣科技和英雄互娱部分股权,投资收益合计7.7亿元,占到了净利润的93%。

  然而即使坐拥《芳华》《前任3》等爆款的华谊,在没有套现减持为财务报表增色的日子里,净利润明显下滑。仅有依靠《唐人街探案2》《超时空同居》和《熊出没·变形记》的光线,一旦没有了新丽buff之后的日子或许要比华谊更加艰难。

  光线在报告中说,公司在内容行业多年的投资布局不仅一直以来为公司的业务发展提供可靠的助力和支持,也逐渐开始为公司提供可观的财务回报。

  但是,即使先不讨论光线的投资眼光如何,也抛开”依靠减持套现来维持财报业绩是否是饮鸩止渴“这个话题不谈——毕竟光线传媒对于自身的定位还是一家影视公司。如果仅拿衡量核心竞争力的指标——扣非净利来看,上半年光线的工作称不上多好看。

  上半年光线亿,营业收入主要来自于两块,电影和电视剧。唯一值得欣慰的是电视剧业务,确认两部的剧集《爱国者》和《新笑傲江湖》的收入达到2.36亿,同比增长477.32%。

  但上半年光线部影片(另《圣诞奇妙公司》《心理罪之城市之光》为去年上映部分票房结转)中,仅有《唐人街探案2》票房表现较为出彩,票房收入33.9亿。

  但据资料显示,由于光线》的联合出品方出现,投资参与份额不高,最终收入仅有3700万。

  动画电影《熊出没》票房6.05亿,是光线上半年的亮点之一。但《大世界》的票房扑街让光线在动画电影黯然失色。

  由光线出品的两部真人影片《超时空同居》票房8.99亿,片方分账3.19亿,而据相关报道估测成本仅为4000万左右,应该是光线上半年电影主业盈利的功臣。该片两家出品方中,徐峥的真乐道为主投方,光线则为发行 出品方。

  不过此前被寄予厚望的《动物世界》票房最终刚刚过了5亿,并没有达到预期,该片片方分账仅有1.8亿,不及公开口径中至少2亿的成本。

  从去年开始,光线的电影业务投资就处于某种微妙的境地:2017年,光线半年报扣非利润在三年内第一次下滑,同比下降11%至3.64亿。而全年单部票房没有超过十亿,表现最好的《大闹天竺》收入7.56亿,超过3亿元的影片也仅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缝纫机乐队》和《嫌疑人X的献身》三部。

  而遥想2016年的辉煌:一部《美人鱼》票房高达33.9亿,超过2017年参与项目年实现的票房总额,13部影片中票房达到5亿元以上的有7部。

  从光线预计上映的电影项目来看,已经上映的《一出好戏》和预计9月30日上映的《悲伤逆流成河》,可能将是下半年光线利润的主力。据光线日,公司来源于《一出好戏》的营业收入区间约为人民币2.40 亿元至人民币2.80 亿元。

  或许是退出《大圣归来》错过9.56亿的票房让光线万的自有资金,与电影《大圣归来》的核心团队成员田晓鹏、梁辉、林中伦、刘伟共同设立了霍尔果斯十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光线%。

  这是光线投资的第二家动画公司,第一起投资发生于2013年,对象是制作《大鱼海棠》的彼岸天,光线%的股份。

  在随后的10月25日,霍尔果斯彩条屋影业成立了。彩条屋被定位为光线影业旗下以动画、漫画、奇幻元素为核心的综合影视公司,王长田在彩条屋影业集团的发布会上说:“彩条屋影业势必将在国产动画电影以及真人奇幻电影的领域占据一席之地,我希望彩条屋在接下来3年能冲击国产动画半壁江山。”

  为了打下这动画市场的半壁江山,光线先投资了动画市场的半壁江山。2015和2016年两年,光线传媒以参股的形式累计投资了数十家动漫公司,覆盖了业内大部分主流的独立动漫制作公司。同时一批停滞的动画项目的重新开启,比如青青树的《魁拔4》、中传合道的《姜子牙》、青空彩绘的《昨日青空》。

  光线在收获了动画人和动画制作团队中一大波好感度的同时,迎来了最顺风顺水的2016年:制作成本只有3000万《大鱼海棠》收入5.64亿的票房,引进成本1900万的《你的名字》票房达到5.7亿,堪称“以小搏大”的典范。

  尽管同年的《果宝特攻之水果大逃亡》《我叫MT之山口山战记》、《精灵王座》接连扑街,但借用王长田的线部动画片,两部赢利,三部亏损,但是赢利影片的利润,足以继续支撑我们的动画片梦想。”

  然而市场迅速给梦想泼了一盆冷水。2017年的《大护法》在题材上做了突破式的创新,但PG13的自主分级和暗含的诸多隐喻并没有让《大护法》成为爆款,最终票房只有8760.2万。

  而和东宝进一步合作的《烟花》,企图复刻《你的名字》的成功,但最终票房口碑双扑街。由光线出品的两部作品加在一起再翻两倍都比不上一部《熊出没·奇幻空间》(2017,5.21亿)

  于是2018年的光线摇身一变成为了《熊出没·变形记》中的第二出品方,《熊出没》6.05亿的票房成为了光线上半年年报中的亮点之一。

  但身披台湾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片光环的《大世界》最终仅收入261.3万票房,一路走低的“大”字系列走到了谷底。而光线原定于暑期档上映的两部动画电影也逃之夭夭,《昨日青空》电影点映后撤档,《查理九世》改名为《墨多多谜境冒险》改档。

  当然,票房失利、影片改档的问题或许并不能过分苛责光线本身,毕竟中国整体动画工业产业发展还有不少困难。但动画发展的种种困境,依旧让人想要问上一句,光线的动画电影梦还好吗?

  毕竟相比起2017年和2016年每年4部的立项数量,今年光线的动画电影立项数量是零。

  在光线年立项的、《昨日青空》《墨多多谜境冒险》还在重新寻找档期上映,《哪吒之魔童降临》《姜子牙》和《凤凰》正在2019年上映的名单里;

  而诸如《魁拔4 》《星游记-风暴法米拉》《星游记之冲出地球》《西游记之大圣闹天宫》,以及更早的《深海》《大鱼海棠2》依旧躺在光线的制作名单里。值得一提的是,由光线年立项的《暴走漫画之白日梦》已经从片单中消失不见。

  王长田曾对媒体表示,“2019年(动画市场)会迎来国产动画电影大爆发。”但最终结果如何,只能留待时间告诉我们答案了。

利来娱乐国际相关

    无相关信息